周易八卦
九二:需于沙,小有言,终吉。爻解:此爻为需卦第二爻。沙上难行,需于沙喻人处于艰难之象;小有言,指受到小的河斥谴责;但沙虽难行,却不致陷人,只要能坚持,最终就会走出困境,而有吉利可言。战
初九:需于郊,利用恒,无咎。爻解:此为需卦第一爻。郊,城外;需于郊,是指等待于城外。恒,常;利用恒,指不失其常,即守常道,因而,无祸害的侵扰。东汉末年,社会动荡,诸葛亮隐于草庐之中,澹
上九:击蒙,不利为完,利御寇。爻解:这是蒙卦的第六爻。击蒙,是指攻击蒙昧以去无知。寇,敌人,人丢弃蒙昧无知,就能更好地对付敌人,敌人就不易于因你的蒙昧而攻击你了。所以说:“击蒙,不利为
六五:童蒙,吉。爻解:此爻为蒙卦的第五爻。是说孩童虽然蒙昧无知,但不失赤子之心,天真为大人所爱,所以是吉而不是凶。喻人事为童蒙得大人关爱,可保无忧无虑。阿斗童蒙无知,得诸葛亮辅佐,而稳
上九:或锡之鞶带,终朝三褫之。爻解:这是讼卦的第六爻。锡,赐给。鞶带,大带。终朝,形容时间短暂。褫,夺取。其爻是说君主赐给某人大带,在一次上朝的时间内,竟三次赐给,又三次夺取。形容人君
六四:困蒙,吝。爻解:此爻为蒙卦第四爻。本爻为阴,上下两爻也都是阴,是两阴夹一阴之象。象人蒙昧无知,又处穷困之境,故有灾吝。喻又事为蒙昧无知之人,又被奸小所包围,而有困窘之灾。周幽王被
六三:勿用取女,见金,夫不有躬,无攸利。爻解:此爻为蒙卦第三爻。取,即娶。篮遇此爻不宜娶女,若娶女,虽能见金钱财宝,但女子的丈夫会丧身而亡,因而,没有吉利可言。所以,此爻《象传》说:“
九二:包蒙,吉。纳妇,吉,子克家。爻解:此为蒙卦第二爻。包,包容。大人能包容重蒙,为吉兆。此爻为阳,初爻为阴,故有纳妇的喜庆,这也是吉利的。男子娶妇而成家,故说“子克家”。喻人事则指人
初六:发蒙;利用刑人,用说桂梏。以往吝。爻解:这是蒙卦的第一爻。发蒙,指脱去孩童的蒙昧无知。说,解脱;桎梏,指刑具。刑人被解脱桎梏,所以说“利用刑人”。在童蒙未去之前,刑人桎梏未解脱之
六三:即鹿无虞,惟入于林中,君子几不如舍,往吝。爻解:此为屯卦第三爻。即鹿,意指逐鹿,引申为追猎禽兽。虞,是古代掌治禽兽的人。几,为见几而作之意。追猎禽兽,但没有虞人加入,禽兽逃人森林
六二:屯如邅如,乘马班如,匪寇,婚媾。女子贞,不字,十年乃字。爻解:此爻为屯卦第二爻。屯,是陈聚之义;邅,是回转之义;班,与盘相通,意指回旋。震为马作足,喻初爻,此为第二爻乘凌初爻之象
初九:盘桓,利居贞,利建候。爻解:此爻是屯卦的第一爻。此爻为初、为阳,所以说是得位之爻。屯,训为难,而此爻为全卦济难之主。盘桓,为动而后退的样子,但能修德爱民而获利,故言“利居贞”;又
上六: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。爻解:此爻为坤卦第六爻龙为阳,此爻为阴,故龙战指阴阳交战。城外为郊,郊之外为野。玄黄,分别指天、地之色。天地为最大的阴阳,其血玄黄,是指阴阳交战流出了血,说明
六五:黄裳,元吉。爻解:此爻为坤卦第五爻。黄,为中之色;裳,是下装、中美则黄,下美则裳。此爻虽为阴登于五,柔居尊位之象,但有黄裳之德,故为大吉之爻。喻在下的人臣,以忠信之德,执掌天下大
六四:括囊,无咎,无誉。爻解:位之人,对上容易把嫌有咎,于下易于有功得誉,为危疑之象。但此爻为阴,爻位为偶,为当位之爻,故有无咎、无誉的结局。而无咎誉的危疑,必以括囊为前提。括,是束结
六三:含章可贞。或从王事,无成,有终。爻解:此爻为坤卦第三爻。三为公之位,比诸侯。至此爻下经卦形成,所成经卦为坤,坤象既成,所以称“含章”,喻阴党成群;但并非无救,诸侯有力者可以匡正其
六二:直方大,不习,无不利。爻解:此爻为坤卦第二爻。方、直,为地之性;地得此性广生万物,所以又说大。此爻为下经卦中爻,又以阴爻得偶位,为地得其正性的爻位。喻人事,则是君子“敬以直内,义
初六:履霜,坚冰至。爻解:这是坤卦第一爻。从阴阳讲,乾卦为纯阳,坤卦为纯阴。从物候讲,霜、冰都为阴。此爻是说当秋天脚履秋霜时,就预示严冬的坚冰时节即将来临。东周时,晋献公宠信骊姬祸乱晋
上九:亢龙有悔。爻解:此爻为乾卦的最上爻。亢,指盛极之过。《易》理以为极盛则衰,衰极则盛。若龙行至于亢,定有悔恨发生,故说“亢龙有悔”。历史上殷纣王以自己有九五之尊,穷奢极欲走向毁灭的
九五:飞龙在天,利见大人。爻解:此爻为乾卦第五爻,为龙飞跃到天上之象。以喻人事,则为人登九五之尊,或是事业到达极盛,若是其人为贤明的大人,则天下万民都会因此而获得其福泽。所以说,飞龙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