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文化崛起之谜(下)

来源:周易研究网 作者:周易免费算命 背景: 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   [字体: ]
命文化崛起之谜(下)命文化崛起之谜(下)三、命运之奥秘命运是一个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长出角来就怕人”的词。缺乏人生阅历的青少年,是不知命运为何物的,只有经历过人生沧桑的中年人,特别是老年
命文化崛起之谜(下) 
 
  三、命运之奥秘 
  命运是一个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长出角来就怕人”的词。缺乏人生阅历的青少年,是不知命运为何物的,只有经历过人生沧桑的中年人,特别是老年人,才能深刻地体验命运的含义。人们对命运是诚惶诚恐战战竟竟的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 
  命运包括两个含义:一是命,即生命或性命;二是运,即运气或机遇。生命有生死寿夭,运气有盛衰穷通。命主要指自然性或先天性,即所具有,或可能具有的生死寿夭状况及其结局、趋势;运主要指社会性或后天性,即人生活经历的种种方式、程度与可能性。 
  但在实际运用中,二者常常连用或单称命。命运大概指人的吉凶祸福、寿夭贵贱的总结局、总趋势,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必然性。每个人在现实生活中,都有其不同的人生遭遇,不同的人生结局,而这种遭遇和结局,又难于被个体自我所支配。若一个人一生中没有什么大灾难,或大难不死;家庭生活富裕,幸福和睦,钱财不缺;健康长寿,官运亨通,成名成家;百谋百成,事事如意;常轻易得到别人费了很大的劲都未得到的东西。凡此种种,我们就说他命运好,就是说这个人一生的结局和状况不错。也许这个人出身卑微,也许年青时代还经历过生活的坎坷,也许才能并不杰出,便却得到了人生所有的幸福。相反,有些人一生中多灾多难,家庭生活不幸,穷困潦倒,事事不顺,谋事失算,甚至不幸早亡,惨遭横祸。也许这个人极有才能,极善周旋;也许出身于高贵的家庭,有很高的教养,但终未能如愿;也许曾经还有过一官半职,但不是一上任就失职,或因其它原因而匆匆离任。 
  凡此种种,我们就说他命运不好,就是说这个人一生的结局和状况不佳。由此可以看出,似乎有一种人力不可及的冥冥之力支配着和左右着人的一切,它自始至终支配着人的选择活动,并注定了人一生的结局。 
  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取决于自然和社会的规律(即使这种社会规律是不合理反自然的),取决于个体生命的特点和遗传禀赋。人类只能在这种特定的时空规定中生存生活,选择和适从。社会是由无数的个体构成,每个个体又是千差万别的,相互之间无法做到同一;同时社会一旦形成,便依然产生一种只有社会大系统本身所具有的功能力量,它存在于每个个体之中,又悬浮于每个个体之上;而且自然的强大支配力量也无时不在、无处不有地显现着,从而就使人生活的环境──处于不停地变化运动之中;造成个人在特定时空内,选择与活动的艰难性,以及对于结局趋势的难以预测性。但是,命运是可以认识,可以改变和把握的。个体在一定程度范围内,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,预测并支配自己的生死寿夭、穷通吉凶,甚至根本改变它。例如: 
  道家认为“我命在我,不在天地”,通过修炼可以改变命运;佛家认为修路筑桥,行善积德;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可以改变命运;信仰的确立和转变,可以改变命运(这相当于禅宗六祖惠能的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”──顿悟说);知识的学习和深造,可以改变命运(这相当于神秀上座的“时时勤拂拭,莫使染尘埃”──渐悟说)。总之,我们可以通过后天的刻苦修行,把握机会,趋吉避凶,可以使自己的命运趋向好的方面。如果相反,必然趋向差的方面。既然命运是客观存在的,那么就应该积极去研究它;既然命运可以通过算命看相等手段来预测,那么就应该积极地研究这些独特的方式,从而以有力地科学论证,使人们从几千年黑暗的泥潭中拔出来,走向光明的新世纪。 
  四、命运预测效应的多面性与复杂性 
  几千年来,人们一直向往着一种探究世界以及个人一生未来的预知术。因此,预知术在我国一直是一门前仆后继,悉心探索着的学问。预测的应验度和可信度是人们最为关心的问题,也是最容易被人们斥之为迷信的问题。确实我们不得不承认,所有的预知术几乎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准确。但是,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,比如医学和气象学是大家都承认的科学,然而医生并不能百分之百地确诊,任何药物对同种病的所有人也不是都有效;天气预报各城市统计数字表明,能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准确率,就算是很精确了。如此看来,就没有必要过多的非难预知术了。何况,“人类失去联想,世界将会怎样?”预知术的价值,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评价。就是预测对人们心理所起的巨大平衡作用。一个并不相信算命的人,往往在心理失去平衡的时候去预测。预知术的胸容宇宙,瞻顾八方,天地人间,风雨雷电,象征比喻,如水中月、雾中花,朦朦胧胧,不管他准不准,预测之后,人们的心理却得到了平衡。无希望者从占断预言的情景中得到了生活的希望,产生了生活的信心和活力。钻牛角尖儿的人,占断的几句留有想象领域的比兴性启示,使他的思维由单一变得豁然开朗;也有些精神过于亢奋的人,行事采取偏激态度的人,听了对前途的模棱两可的指点,会突然从另外的思路考虑问题,算命给了他一贴清凉剂。这样速效的作用,往往不是长辈的勉励,亲人的规劝,朋友的开导所能达到的。但是,算命也可以造成人心理的不平衡,使平静的心田掀起波澜,产生无谓的烦恼和忧虑,甚至会惑乱人心,脆化意志,引上歧途。这种反作用绝不比上述的正作用小。另外,江湖骗子还会利用预测术来混饭吃,人们明知这是一个当,有时为了心理平衡,也会心甘情愿地去上这个当。这不仅歪曲了预测本身,而且在人们心中败坏了预测的名声,影响极坏。 
  古代的有识之士,早已看到预测的两面性和预测中存在的复杂性。范晔《后汉书·方术传》说过,占卦及其它阴阳推步之学,如风角、遁甲、日者、挺专、孤虚、望云、省气等,“推处祥妖,时亦有效于事也,而斯道隐远,玄奥难原,故圣人不语怪神,罕言性命”。 
  虽然有显著的效应,但它的根源是玄奥难知的,这些领域容易被流俗用来妄言神怪欺世骗人。所以孔子不主张提倡,“或开末而抑其端,或曲辞以张其义;所谓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”。司马迁在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中,记录其父司马淡论六家要旨说:“尝窃观阴阳之术,大祥而众忌讳,使人拘而多所畏,然其序四时之大顺,不可失也。”也肯定了阴阳推步的合理之处,同时又指出它的弊病。因此,自古以来那些高明的预测大师都是异常谨慎而有节制的,不肯轻易泄露天机,随缘点化而已。 
  五、命文化向何处去 
  命文化是人类探索研究自身生死存亡、吉凶祸福、婚姻子嗣、富贵贫贱等自然未知力量和社会未知力量的规律和趋势的。它有许多预测方法。包括低级的简单的:测字、巫术、属相算命等;中级的较难的:手相术、面相术等;高级的复杂的:四柱算命、易占等;最高级最难的:奇门遁甲、六壬、太乙等。这些方术都可以测算吉凶祸福,但要真正灵验,却要靠气功功夫。命文化中的许多法术,常常是从常规智慧通向特异智慧的途径。它是一种形式,一种方法,一种启发你灵感的钥匙,一种使操作者进入潜意识活动状态的工具。 
  当然各种法术有高低之分,繁简之别,但要想预测成功,必须调动出潜意识。因此,仅仅凭各种法术的表面文章是不可能预测准确的,是迷信的。这就象猜谜语,你看到的仅仅是谜面,在不知道属于哪一格,打哪一类的情况下,要想猜到谜底,不易于大海捞针。你只有找到通向深层核心的通道,你才能揭示真理。只有揭开面罩,深入里面的神秘力量,才能探知它的真谛。 
  命迷信是人类对自然灾害的无法抗拒,和对社会黑暗的无可奈何的心理反映。从根本上说,所有的命迷信都来自人类自身,都是社会腐败和社会阴暗面造成的。因为人类自从脱离动物界,进入人类社会以来,特别是进入高科技现代社会以来,整个地球和空间都被社会化了。就连自然灾害也带有人为的色彩。诸如环境污染、生态失衡、土地沙漠化、地震增多等,都是大自然对人类狂妄自大、破坏地球的报复。几千年的历史证明,命迷信并没有伴随着文明的前进而消失。反而证明:社会腐败程度和社会阴暗程度,与命迷信程度成正比。或者说,社会腐败现象越少,社会阴暗面越小,命迷信的市场也越小。历史告诉我们:社会腐败、社会阴暗面全部消失之日,就是命运之神休息之时。所以说,作为意识形态漂浮于上层建筑之上的命文化,不是产生迷信的土壤,产生迷信土壤的是:上层建筑的政治黑暗,和经济基础的经济混乱,或通称为社会的阴暗和腐败产生迷信。当然,命文化对命迷信有时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,有时会消极地为命迷信服务,这是它的负作用。 
  命文化讲究时空,即一个人出生的时间和地点,这显然是有道理的。根据全息论的观点,所有天体运动,都会不同程度地作用于地球生命,从而在地球生命体上留下其全部信息。仅从生理上讲,人在某一年月日时出生,那时的天地、季节、节气,那时的日月地球的位置关系,那时宇宙诸星系的位置关系,都在人的生命节律上打上了深刻的烙印。但是,过分夸大生辰八字的意义,无疑是迷信、骗人的。同样,任何对命文化的过分崇拜,其结果都会导向迷信。另外,越深奥的学问越容易被人曲解阉割,一旦庸俗化了,形成流俗就难免落入迷信的窠臼了。 
  命文化现象是一种世界现象。命文化不仅仅在科技文化落后地区流行,在科技文化最发达的欧美、日本、台湾、香港等地区同样盛行。甚至连高科技计算机等,也加入了命文化的行列。当然,各地采用的方术不尽相同罢了。过去,我们总把命文化说成封建迷信,说它是迷信还可商讨,说它是封建就难以成立了。因为凡有人群的地方,就存在着命文化现象,世界各地都有过巫术流行的事实就是明证。巫术产生于原始社会,中国的易占早在封建社会之前,西方的占星术也有着古老的渊源。 
  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历史,创造了灿烂的封建文化。命文化随着封建历史的发展也升级繁荣昌盛起来。我们不能因为封建社会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上一个阶段,而把命文化的产生,简单地归给封建文化。这就象我们的姓氏发明权,不能简单地归给我们的长辈。因为我们的姓氏,已经传了几十代,乃至几百代了,而我们的长辈,只不过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代传人而已。同样,封建社会也只不过是命文化传承过程中,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社会阶段罢了。当然在传承过程中命文化也是要发展的,加进去许多封建内容,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同理,我们现在不是也把许多现代内容加进了命文化吗?历史的发展不就是如此吗?再过几十年或更长时间,我们的后代又会怎样评价我们的命文化呢?在中国,似乎还没有哪一种文化思想,能象命文化那样普及和深入人心,更谈不上与命文化分庭抗礼、并肩起座了。确实,命文化对于整个人类来说,太神秘太具吸引力了。因此,无论从民俗文化方面,还是从科学学术方面,都应进行探索和研究,就是对于命文化所产生的负作用,及其附属迷信思想,也是“堵”,不如“导”。假若丢掉了科学的探索精神,人类还有前进的希望吗? 
  总之,命文化是神秘的,一方面它充满了许许多多迷信的、愚昧的、落后甚至是腐朽不堪的,需要批判剔除的糟粕;另一方面,它蕴藏着值得我们深入探索研究的精华,那里面包含着人类超前的科学智慧和宇宙的真正奥秘。   
Tag: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